雪子@廢人模式

Plurk:sweet120896

無肉不歡 (つд⊂) (是沙朗那種真的肉 不是H的肉(
頭貼FROM虐虐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沖神/鶴一期
吃喻黃/雙花/周翔/林方/高喬/包羅/莫橙

我的戀人哪有這麼頓(X

*學園趴囉

*甘党同班

*情人節巧克力

*一點點點そらT(私心屁

*給朋友的,不知不覺越打越長(cry


今天不知道是甚麼日子,一走進校門,明顯發現學校裡的女生感覺非常躁動,而且一團一團的聚在一起地討論著。她們的表情看起來都十分的興奮。


天月疑惑著走到教室去,「おはよう!天月くん!」熟悉的朋友們一如往常地和自己打招呼,圍在一起簡直跟女生們沒兩樣。後來才在談話中得知今天是情人節。怪不得全校女生都興沖沖的,想必是為等等要告白或送巧克力之類的事感到心跳不已吧。


轉頭望了望教室,隔壁班的少年T跑來找そらる了。知道的人都不會太驚訝,畢竟他們是情侶這件事大家早就知道了。


身邊的人都是現充,讓天月覺得壓力有點大。

其實要說喜歡的人,還真不是沒有……只是要告白的話,那還是算了吧,自己的心臟可沒這麼強。


「啊啊好想收到巧克力啊!」班上的男同學有些正在哀號著,因為他們從來沒收過巧克力,運氣好的頂多也只有義理。通常這種人最恨的就是在情人節這天會收到很多巧克力的男生,「伊東你一定收到很多巧克力對吧!一定有九十%都是本命!可惡池面真令人羨慕啊!」


他口中所說的伊東就是伊東歌詞太郎,也是自己的朋友之一,更是……自己想告白卻又不敢告白的那個人。天月明白,要是在畢業前沒有告白,他一定會很後悔。不管是五年後十年後甚至是三十年後,這都將會成為心中莫大的遺憾。


先撇除告白成不成功這問題,光是被同性告白這件事肯定會讓對方覺得很困擾吧。

天月最擔心的莫過於是告白沒成功而且連朋友都做不成。


「あまちゃん!」突然的喊聲讓思考太深的天月嚇了一跳,「在想什麼?」伊東偶爾開個小玩笑這樣叫天月,天月雖然知道這是戲稱,卻還是會因為伊東每次這麼稱呼時感到砰然心跳。他想,這就是暗戀的悲哀吧。


天月整了整心情,「嗯、沒有啊,只是在想情人節大家都很開心的樣子。」一堆人在眼前放閃怎麼可能開心得起來。不知道伊東收到了多少巧克力?


伊東平常喜歡帶著一張狐狸面具,面具下一整個池面,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他想戴著面具吧。即使戴著面具也藏不住伊東的笑,「あまちゃん也想要巧克力嗎?」


「……並沒有。」說完,伊東突然湊近自己的耳朵,「我有做哦,巧克力。」等回過神時,伊東已經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了。


天月反覆回想著伊東方才的話。他的巧克力,是要給人的嗎?正常來說是吧!總不可能會在情人節這天特地做巧克力自己吃吧?!不過到底是給誰呢……第一節跑來給他巧克力的雙馬尾女孩嗎?還是另個很漂亮的學姐?


啊--好煩好煩!根本無從得知伊東的巧克力給了誰。整天下來,天月的心情一直處於不安的狀態。


***


接近放學時段才聽到有人問伊東巧克力給了誰,這讓天月頓住了腳步,只聽見伊東回了句,「我給了,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這句話簡直就像是給天月判了死刑,沒想到自己的戀情結束的如此之快。他快步地離開教室,就是不想再聽到伊東談論對他而言重要的人之類的話。


「あまちゃん!」就算天月聽到不想停下來也不行,因為手已經被人給抓住了,而且還被迫轉身面對他。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眼睛沒辦法看著他,他現在是要幹嘛要跟我說他有多喜歡那個人嗎?天月的腦子非常的混亂,全部都塞滿著伊東歌詞太郎所喜歡的『那個人』。


伊東此時戴著面具,笑得一臉燦爛,燦爛到天月覺得心痛,「很重要的那個人神經實在粗到沒轍,」啊啊--果然是要談論她嗎?「あまちゃん要不要看一下自己的書包多了什麼啊?」想繼續忽視伊東說出口的話的天月在聽到自己的名字時當場傻了,為什麼要突然提到自己?


天月感到納悶,卻也照著伊東的話翻找書包,在書包的暗袋裡找到了一盒巧克力,上面還附著一張小卡。「……?」天月當著伊東的面直接將小卡翻開。


--【君が一番大好きだ】


「……」嗯對,天月已經從傻變成癡呆了。

伊東好氣又好笑地摘下面具,走到離天月不到一步的距離,拿起面具遮住自己和天月的臉,趁天月還傻愣時在他的唇上落下輕吻,「バカ。」


天月沒想到自己的猜疑和多慮根本是多餘的,連告白都省了!現在也只能羞紅著臉瞪著眼前的臭池面。


评论
热度 ( 12 )

© 雪子@廢人模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