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子@廢人模式

Plurk:sweet120896

無肉不歡 (つд⊂) (是沙朗那種真的肉 不是H的肉(
頭貼FROM虐虐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沖神/鶴一期
吃喻黃/雙花/周翔/林方/高喬/包羅/莫橙

【全职】我听说,二十年前有款游戏叫荣耀

百雉而城:


 

父亲的箱子里装着他年少时的回忆,两星期前父亲因恶性肿瘤去世后,整理他的遗物时偶然发现了这个箱子,里面有在父亲的年代里独有的书籍和卡片,但唯一引起我注意的,是那张印着“荣耀”两个大字的卡。

 

我问过我的母亲,那张卡是什么,我母亲看见这张卡时并没有说话,只是泪流不止,我很疑惑,一张卡而已,为什么能让一向冷静的母亲突然这样失控。等到母亲平静下来,她取出自己的电脑,在搜索引擎上打下了两个字,“荣耀”。

 

在那一瞬间出现的信息占满了我的眼睛,母亲的神情很迷恋,她告诉我,她与父亲相识便是因为荣耀,我看着第一行官方界面,谜团被解开,原来父母口中所说的,是那个名叫《荣耀》的游戏,但可惜的是,如今停服已经二十年。

 

即使停服,官方的界面上还是保存着当时的痕迹,无论是官方公告,还是角色资料,比赛视频,都保存得完好,数据没有被销毁,只是时间永远停在了二十年前停服的那一天。

 

我点进角色资料里看了一眼,职业很多,可操作性也很大,不得不说,放在二十年前,它有风靡一时的资本,可是放在现在,铺天盖地全息网游已经占据了市场,这类的键盘网游已经成为了历史,除了电竞玩家还在坚持着,但大多数的普通玩家已经放弃了单纯地手动而是投身到网游之中,而我,是一家全息网游的开发人员。

 

母亲告诉我,二十年前,在她还是如我一般年轻气盛时,翘掉了大学课程跑到网吧,戴上耳机,用自己的双手在《荣耀》中挥洒青春,我问母亲,游戏不可能玩不厌,到底是什么让她坚持了一生,母亲轻抚着那张卡,眼睛闪闪发亮,似是陷入了回忆,她告诉了我一个名字,叶修。

 

叶修,我从未听过的名字,但他能让我的母亲牢记一生,我的好奇心突然膨胀起来,看着那张卡,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找到他,也许他能告诉我答案。

 

联系到叶修没有花我多长时间,我惊讶于他的身份,一个曾经的荣耀职业选手,拿下了三连冠,四个冠军的当时的人们称为荣耀教科书的人,我是通过荣耀的游戏公司找到他的,虽然二十年前总公司凭着荣耀的风靡很是兴盛了一段时间,但近几年来的游戏发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这家公司,快倒闭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得到了叶修的号码,很惊讶,他二十多年一直没有变过号码。

 

拨通号码时我有些紧张,我幻想着即将接通电话的人究竟长什么样,二十年过去,想必他也如我父亲一般老了,也不知是否还健在。

 

你好,请问是叶修先生吗?

不是,我是叶秋。真不知道我哥哥当初干嘛留我的号码,有什么事吗?我可以转告他。

叶秋先生你好,我想约叶修先生见面,请问方便吗?

我问问他,如果他同意我打电话转告你。

谢谢,再见。

 

叶秋,叶修,是对双胞胎吧,我想。挂断电话后我又找到了我的母亲,我告诉她我会见叶修一面,正在切菜的母亲的手一顿,放下菜刀,她说,那年去看他的比赛没机会要签名,今天你帮我要一张签名,顺便,如果他愿意的话,就跟他合照一张吧。我同意了,与此同时,叶秋先生打电话告诉我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我有些激动。

 

见面那天我提前了半小时到约定地点,带上了电脑和本子,我以为我会等半小时,但没想到离约定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时,有位老人坐在我面前。

 

看起来比父亲的年龄稍大了些,头发已经花白,穿着很朴素,但看起来面色红润,似乎还是很健康。

 

你好,请问是叶修先生吗?我问道,见对面的老人点点头,眼睛看向了我手中的卡。

 

没想到现在还有年轻人有这张卡,应该是父母的吧?

 

我点点头,打开电脑,搜索“荣耀”,进入官方界面,叶修看着我的电脑页面,手微微有些颤抖,当我调出角色资料时,我问叶修,您曾经玩的是哪一种职业?

 

曾经是战斗法师,后来是散人。

 

散人?

 

对,散人,全职业。

 

我似乎是明白了为什么有人称叶修为荣耀教科书,我询问叶修的游戏ID,他告诉我,荣耀开服前九年,是一叶之秋,后来则是君莫笑。我没有询问其中原由,职业玩家都是如此,不会一直玩着一个账号,或多或少都会因为变故而换号,点开游戏视频,搜索君莫笑的名字,让我惊讶的是,满屏幕的视频都写着君莫笑的名字,而点击率最高的,是一个名为“兴欣”战队的夺冠视频。

 

合上电脑,心中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眼前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只是微笑着看着我,刚刚我看完他在最后一场夺冠之战的比赛,我无法想象,这双端着咖啡都有些颤抖的手在年少时究竟是透支了多少速度和稳定。

 

叶先生,我的父母都是荣耀的忠实爱好者,但我问及我的母亲为什么她能坚守一生时,她告诉我您的名字,却没告诉我原因。

 

呵呵,你的母亲当初一定是我的粉丝吧,也难怪,别看我现在老了,年轻时还是挺招粉丝喜欢的,荣耀啊,光我一个人可不能代表了所有,这样吧,下个星期我们还在这里见面,那时候,我再给你答案。

 

我答应了,征求叶修同意后签名合照,完成了母亲交代给我的事情,等我回家把东西拿给我母亲时,母亲那一瞬的神情是我从未见过的,如二八少女般的娇羞和激动,捧着那一张纸和照片,泪水又止不住地流下。

 

我看了所有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比赛视频,在母亲的帮助下了解了二十年前的《荣耀》,我能感受到当时全网吧的热情,正如现在我所在的游戏公司所开发的游戏同样也制造了一股狂潮般,游戏发烧友随着科技的发展只增不减,网络游戏,已成为互联网的心脏。

 

再次接到叶修的电话时,号码是陌生的,电话那边有些吵闹,他让我去上一次见面的地方,等我赶到时,满屋的人让我有些惊慌,叶修告诉我,这都是当年的职业选手,我看着他们,最年轻的一位,看着也比我大了将近十五岁,而最年老的,除了叶修外,还有一位。

 

这是韩文清,我曾经的死对头,这家伙这么多年了可一点儿没变,你看他那脸,是不是觉得你欠他钱?哈哈,老韩你别吓坏了年轻人。

 

那个名叫韩文清的人向我点点头伸出了右手,我握住他的手,宽厚,有力,却如叶修般,有些颤抖。

 

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聚过会啦,我跟我儿子讲我要来这里的时候我儿子还吓了一跳说我一把年纪还东跑西跑,唉我这儿子什么都不像我但就是玩游戏入了迷,叶修你这次叫我过来究竟有什么事啊搞得神神秘秘的我问我队长那么聪明的人都猜不到,赶紧说吧。

 

我记得,这个声音是电话里出现过的,被我称为有些吵闹的声音,叶修向我介绍,是黄少天。一个个的,叶修都向我介绍了,惊诧于当时最顶尖的大神们就站在我面前,如果时光能倒流,那么眼前的场景一定是不可多得的,荣耀的最强选手们站在一个屋子下。

 

这次让你们过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上星期这个小家伙拿着荣耀的卡找上我,问了我一个问题,想着这个问题我一个人回答也没什么意思,就让你们都来,顺便,我的好对手好队友们,二十年时光已过,说真的,我又怀念起当日追着你们满地图跑的时光了。

 

老不羞的!说反了!是各大战队联盟追着你满地图跑的时光!哈哈哈哈!

 

啧啧,还真是荣幸啊。

 

满屋的欢笑声,我的心跳得有点儿快,等到这些大神们都安静下来时,叶修示意我问出那个问题,我平复了一下心情。

 

到底是什么让您对《荣耀》坚守了一生?

 

整个房间的人都沉默了,叶修倒是一脸轻松地看着众人,终于回答了当日我询问他的问题。

 

因为我曾经说过,荣耀,再玩十年都不会腻。

 

让我有些惊讶的太过平凡的答案,但心里却了然了,却不想叶修的话一出口,接二连三的回答出现了。

 

无论是冠军,还是游戏,都一如既往。

 

当我抛开荣耀时,我才发现,我竟连喜欢的东西都没有了。

 

当屋子再次恢复安静时,我才发现不知何时我已泪流满面,我突然发现,在母亲的那个时代里,有着如今已经消失的热血和冲动,母亲坚守了一辈子的东西,在曾经看来傻里傻气,可如今却是真正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留存在记忆最深刻的东西——那时光无法磨灭的感动和激情。

 

在我离开时,叶修出门送我,他说他很可惜荣耀的停服,我安慰他游戏的起起落落在这个越来越快的数据时代是正常现象,他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口,又吐出,将剩余的烟头扔进了垃圾桶。

 

荣耀这游戏啊,如果再开服,凭着我这把老骨头,也能搅个天翻地覆的。

 

这是叶修在送走我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因为这句话,我做了一个决定,辞去了我在公司的职务,跳槽进入了荣耀的原属公司,用我的力量和公司所有人的力量准备着荣耀继二十年后的又一次开服。

 

也许我不太理智,但我想看到他们在游戏里把整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模样,因为我开始明白,这才是他们荣耀。


评论
热度 ( 2085 )
  1. 花落半夕百雉而城 转载了此文字

© 雪子@廢人模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