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子@廢人模式

Plurk:sweet120896

無肉不歡 (つд⊂) (是沙朗那種真的肉 不是H的肉(
頭貼FROM虐虐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沖神/鶴一期
吃喻黃/雙花/周翔/林方/高喬/包羅/莫橙

總經理x主廚

只是以前朋友看到在網上分享的小段子  繼而想出延伸的腦洞而已(

***


只見主廚大人一手扶著腰,另一手把整瓶生蠔倒進鍋裡狠狠道,「不多!!」他沒有把手邊所有的東西全倒下去已經算很仁慈了。


看到主廚大仁那陰沉的臉以及脖子上依稀看的見的紅點,助手心裡也對主廚大仁為何這麼生氣有了個底,只好為活該……不,是可憐的總經理默哀……三秒鐘。


***


『叩叩』主廚大人纖細的手敲在木門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請進。」裡頭傳來的是低沉好聽的男聲。

主廚大人手端著盤子,上面放了一小鍋湯,看起來美味,顏色卻有點怪異。


他開了門走進去,原本埋首於公文的總經理看到來人才捨得放下手中的筆,「今天有點慢呢……」深邃的雙眸帶著笑意,還有一絲寵溺。主廚大人迅速在總經理抬頭前換上溫柔的笑容。


「因為你最近工作太多,所以弄了比較補身體的料裡花了些時間。」主廚大人依舊面不改色,要是助手在這裡,肯定會說他就算不當主廚也能當演員,實在太會演了!


聽到愛人如此關心自己的身體,讓總經理笑的更開心,「是嗎?你煮了什麼?」


主廚大人笑著移開桌上礙眼的文件,把那鍋湯放在桌上,「藥燉排骨。」


總經理盯著『藥燉排骨』看,雖然他不常吃過藥燉排骨,但他記得湯的顏色不是黑色嗎?可這鍋湯卻是紅色,而且還紅的很漂亮。


「你還在生氣嗎?」總經理小心翼翼的問著。主廚大人的行為是有點奇怪,明明前幾天還因為他在他白皙脖子上種草莓而生氣,他的氣有這麼快消嗎?


主廚大人依舊笑的溫柔,「沒有,我只是放了點調味料提味,不過顏色很深罷了。」是--放了很大點!


總經理看起來似乎放下心,主廚大人轉身用眼角餘光看著總經理開心的喝著湯,一點異樣都沒有,他笑了。他心想他的料理可是加在多東西都能讓他保持原有的風味,甚至更美味,相信總經理一定喝不出來有哪裡不對勁。


在那頓晚餐後,總經理請了好幾天病假,沒人曉得原因,只有兇手主廚大人和共犯助手知道。


「主廚大人,總經理這樣會持續幾天?」助手邊遞上材料邊問。瞎眼人都看的出來主廚大人這幾日心情可好呢!


手俐落的切菜,嘴角的笑毫不掩飾,「誰管他!」管他去死,他最好一輩子住廁所永遠別來找他!


真是……好一個簡潔的回答。他怎麼會有這麼幼稚的上司啊?助手無奈的嘆氣,眼角撇道門口站著一個人,天……要下紅雨了嗎?


「紅蘿蔔、發什麼呆?快給我紅蘿蔔!」主廚大人專心的顧著鍋,伸出手等食材卻等不到,就算他心情好也因為這事有些發怒。順著助手的視線他也看倒了那個人。


……怎麼可能?!正常來說應該會至少一星期以上,他可是加了不少『好料』耶!哪有人恢復的這麼快!他是怪物嗎!


總經理倚在門口,欣賞主廚大人如七彩霓紅燈變換快速的表情,露出一抹微笑,「什麼事這麼開心?」


主廚大人臉色鐵青的將手上的東西丟下,拋下一句,「鍋子給你顧!」直接棄鍋逃跑。


想當然爾,總經理立刻追了上去。


助手望了他們的背影一眼,接手那鍋湯,把方才主廚大人切好的紅蘿蔔丟進去,自言自語,「我要不要直接幫主廚大人先請個幾天病假呢……?」


***


主廚大人的體力跟總經理差太多,才跑沒多久就被抓住。


「放開!」主廚大人漂亮的臉但因為奔跑而染上的紅暈,他憤怒的模樣只讓總經理覺得他像隻可愛又誘人的小貓咪。


總經裡忍住想把眼前人直接在這裡給吃下肚的衝動,「你說謊。」


主廚大人身子一頓,瞬間忘了掙扎,弱弱的反駁,「哪、哪有!」


總經理眉一挑,嘴角一勾,「我問你有沒有生氣,你說沒有。沒有還會在湯裡加料?要是真喝完,我可能會腹瀉到脫肛而死吧。」真當以為他總經理做假的啊?若是這麼笨,還不早給人毒死了。


「……」主廚大人很沒氣勢的低下頭不敢吭聲。他只是單純想害他,沒考慮後果可能這麼嚴重。


「既然你敢做就要敢承擔下場。」總經理摟住主廚大人的腰,手腳俐落的以公主抱姿勢抱起他,「親愛的,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多才讓你想到用那種方式整我?」總經理在他耳邊低喃,讓他好想--把自己耳朵割掉!


主廚大人怕掉下去,只好環上總經理的脖子,又羞又怒的瞪視他,某人則是心情愉悅的抱著美人走到房間將他吃了又吃。


要不是隔音設備好,恐怕全天下都知道主廚大人早就被總經理吃個精光了……雖然也差不多都知道了。


***


「怎麼這禮拜都沒看見主廚大人?」客人納悶,雖然主廚大人不愛露臉,但一星期至少會出現一次。那美麗的面容只出現短暫幾秒,卻讓人看了就忘不了。原本還期待能再次欣賞美人,可卻遲遲不見主廚大人的身影。


「他生病了,並到無法下床。」助手已經聽過同樣問題無數次,主廚大人人氣真旺,難怪總經理會在自家上司脖子上蓋印章以宣示主權。


客人詫異,失望之情表露在臉上,「那麼嚴重啊……請他好好保重。」唉,看來有些時間都看不到美人囉。


助手歉然,「應該過幾天就會好……」大概。他在心中暗付。


此時躺在床上想動不能動,憤怒且羞恥至極的主廚大人跟美日心情艷陽高照的總經理成了很大的反比。


看來得再被註欄多增一條:千萬別想惡整總經理,否則得付出慘痛代價。 嗯,可以在主廚大人想報復前提醒他。


蓋上記事本,他感嘆助手不好當啊,尤其有這種傲嬌上司。像在抱怨,可助手卻笑得燦爛。好戲,誰不想看呢?這大概就是他為何不願意離開主廚大人的原因。


评论
热度 ( 3 )

© 雪子@廢人模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