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子@廢人模式

Plurk:sweet120896

無肉不歡 (つд⊂) (是沙朗那種真的肉 不是H的肉(
頭貼FROM虐虐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沖神/鶴一期
吃喻黃/雙花/周翔/林方/高喬/包羅/莫橙

スズムxそらる 海邊 夕陽 排球

秋明:

  你心中的聲音被浪潮吞噬,墜入翻騰洶湧的深海化為無數細小的泡沫,它們互相靠近,聚集,結合,最後卻因過於巨大導致承受不了海的壓力而破裂。

  就像是你,喜歡著他一樣。


  「結果,我們居然輸了!真不敢相信。」

  スズム一臉憤恨的將皮夾從口袋抽出,再粗魯地把零錢全數投進自動販賣機裡,用力戳下點選飲料的按鈕,好似這台機器跟他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這鬧脾氣的模樣,讓站在他身旁的そらる忍不住笑了出來。

  「スズム,自動販賣機都要被你按壞了。」

  為了阻止他繼續摧殘這台無辜的販賣機,そらる把身子挨近スズム,想看清楚那張一路走來幾乎快被他揉爛的飲料清單,「讓我看看紙條。」但這舉動實在太過突然,スズム頓時僵硬的一動也不敢動。

  即使如此眼球還是不自覺轉向そらる那件過於寬鬆的T恤領口,大片白皙肌膚被陽光曬得透紅,性感的鎖骨讓スズム感到飢餓,他不確定是因為打沙灘排球而消耗太多體力造成,還是起因人類最原始的慾望而產生,甚至是そらる不太明顯的喉結都讓他一陣燃燒食道般的口乾舌燥。

  スズム知道自己的喜歡早已是超越友情的情感了,但他堅決否定是愛情,因為連他自己都覺得荒謬,怎麼可能會在不知不覺間就喜歡上跟他相同性別的朋友,更何況遇到そらる之前他也是有交過幾個女朋友的異性戀者,所以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そらるさん幫我按按鈕好了,我在下面接會比較快。」スズム突然大聲提議,將紙條塞入對方手中就直接蹲了下來,他盯著飲料出送口,伸手拿取橫躺在裡面的瓶瓶罐罐,突然又覺得自己很窩囊。

  連喜歡著一個人都不敢承認,什麼默默的陪在身邊全部都只是自欺欺人的藉口罷了。但就算是膽小懦弱的藉口,他也不想傷害到兩人之間的關係,不想傷害到そらる。

  而そらる雖然覺得他的舉止有些莫名其妙,卻也沒說什麼,兩個人就這樣沉默的進行著。

  他忘記是誰在群組裡提議夏天要去海邊玩(好像是那個伊東#)結果演變成COF的成員加上特別來賓,以及特別來賓的朋友們都一起參加。幸好優十さん剛好有認識經營私人沙灘與別墅的朋友,才沒有演變成NICO歌手來海邊玩還要現場演唱加簽名握手的窘境。

  想到此,そらる打了個冷顫。他當然很愛每一位粉絲(尤其是長得很可愛歐派又很大的),但當卸下NICO歌手的身分後,他也不過只是一個平凡人,和所有粉絲一樣,喜歡某個偶像,瘋狂玩著遊戲,和朋友一起到處吃東西,甚至是談一場平淡卻真摯的愛情。

  他下意識地將目光移向蹲在自己右邊的スズム,那雙迷人的大眼與爽朗的笑容,還有開朗的個性和像忠犬般總在身旁打轉的模樣,都是そらる的死穴。是喜歡吧!そらる想,而且是戀愛的喜歡。

  這時スズム彷彿有心電感應般,抬起頭與そらる的視線相撞。

  「啊、那個...」そらる有點尷尬的撇過頭,「還剩まふ跟我們兩個的飲料沒有選到。」

  但是即使是戀愛的喜歡也有條無法跨越的線隔在そらる與スズム之間,他們都意會到這是沒有結果的單戀。

  「嗯。」

  スズム回應了一聲,對そらる露出微笑,然後提起沉重的袋子起身。

  「我們回去吧。」

  「咦?」

  「謝謝そらるさん陪我接受懲罰,等等回去別墅後我們再溜出來,我請そらるさん吃宵夜!」

  「這邊那麼偏僻,晚上哪有什麼店家?」

  「阿、對齁!那不然回去東京後再讓我請客也可以啊!」

  スズム的請客是指一般吃飯還是限定宵夜呢?有一瞬間,そらる腦中閃過這樣的疑問,但隨即告訴自己不要太過少女,不該有過多的期待。

  有些事情放在心裡就好,也許會有些疼,有些不捨,但如同黃昏一般的戀愛故事,他承受不起結局的西沉。

  「那まふ呢?」

  「他就算了吧!都是因為他提議打什麼沙灘排球,還要P主群跟歌手們決鬥,所以才會輸球。那個中二的傢伙!」

  說到まふまふ,スズム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又飆升上來,什麼輸的一方要請全員喝飲料,自己還因為一大堆理由不參與比賽轉而當裁判,那可惡的傢伙。

  「呵呵,スズムくん遷怒まふ不好喲!雖然他就是笨蛋まふ嘛!」

  「就是嘛!笨蛋まふ!」

  兩個人一邊吐槽まふ一邊往回程的路上走去,天邊的太陽也逐漸沉沒,橘紅色的天空從海岸線向四面八方展開,飛越過他們的嘻笑,連接夜晚的到來。而海也追隨著天空的顏色,就像戀慕著天空一般,就像スズム用不要求回報的溫柔目光看著そらる一般,只要能喜歡著就好,只要能一直待在身邊就好,無論是謊言還是逃避的藉口都無所謂。

  「不過スズム最後一球為什麼沒有接中?如果順利的反擊的話肯定會贏。」

  そらる覺得兩手空空的自己有點奇怪,於是便直接拿走スズム左手提著的塑膠袋。

  「欸?那個啊、就一個不小心恍神了啊。」

  スズム有點虛心的撇開視線,總不能說因為他看見坐在大洋傘底下的そらる跟りぶ聊天聊得很開心而吃醋分心吧。

  「恍神?然後被砸中臉?スズムくん不也是跟歌詞太郎一樣是靠臉吃飯的嗎?小心點啊。」

  想當然,そらる才不信,還故意取笑了一下スズム,他明明就不斷看到スズム和150P在場上勾肩搭背,笑的那麼開心,這醋意他可從未消過(但絕對不會表現出來)。

  「才不是靠臉吃飯的!是音樂!」

  「是是是。」

  也許有些話必須隱藏,彼此嘻嘻哈哈帶過,但是無論如何都想待在離對方最近的位子上,成為無可取代的存在,即使這份連繫沒有名字也沒關係。

  そらる跨出了比スズム更大的步伐,順勢走在前頭,雖然對他們倆的關係感到一點點的忌妒,但此時的好心情仍不受任何影響。

  那心中的聲音被浪潮吞噬,墜入翻騰洶湧的深海化為無數細小的泡沫,它們互相靠近,聚集,結合,最後卻因過於巨大導致承受不了海的壓力而破裂。

  そらる與スズム一前一後,各提著裝買飲料的塑膠袋走在那一條沿海公路上,那是兩三步就能觸碰到對方的距離,但誰也沒有打破這曖昧不清的關係。

  偶爾會有車子從他們的身邊呼嘯而過,最終也將駛向遠方。

  日落的餘暉將他們的影子拉長。


Fin.

评论
热度 ( 7 )
  1. 雪子@廢人模式秋明 转载了此文字

© 雪子@廢人模式 | Powered by LOFTER